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布谷鸟叫·高考病退两地书(二)  

2013-12-21 11:08:13|  分类: 边境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信于24日收到,看到你的来信,我仿佛看见了你,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生活的。


钱已经收到,我一直很担心你的身体,天天这样学习,没有什么好吃的,你也不会照顾自己,肯定是饿一顿饱一顿,估计食堂的情况也就是对付,希望你多买些点心放着。


在我的脑海里,我们是不能离开的,离开后你就不会生活了。


 


我在513日去街道填病退申请表了,目前就在家等着。


为了让自己心里清楚病情到底如何,525日,我去第一人民医院拍了一张胃片,诊断为胃窦炎,这样病退的把握就大了。


目前病退的人特别多,陆锡金也自己在上海拍了一张胃片,诊断为胃炎,他说看来要来一番“刺激”才能达到病退的程度。


我是本身就有病,根本不敢“刺激”。以后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写信告诉你的。


 


回上海后,有人经常劝我已经回到上海了,你家里对我们谈朋友的事压力又那么大,黄了算了。


最近我看了电影《红楼梦》,感触很深,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诚的,对于你,我是一百个、一千个相信。我总觉得做父母的不能这样管着我们。


好了,家里人多,烦得要命,我写不下去了,等静的时候我再写。


                                         1978528


 


 


分别已经快一个月了,十分想念。


从心里来说,不想让你在我面临紧张复习时离开,但为了你今后的生活,只能这样闯一下,但愿你有好运气!


 


一个月里,紧张的复习之余,心里闷得慌,觉得孤单,日子过得毫无意思。


以前每天在一起时,好多事情无所谓地过去了,但现在我会特别仔细地想起其中的一些往事。


你这次在大连买五等舱回上海,实在太艰苦了。那是舱底通铺,每人发一条草席和一条毛毯,随便挤一块地方一铺。白天盘腿而坐;夜里和衣而睡。劣质的烟味、难闻的脚臭、晕船的呕吐物味……很难想像你是怎么在船上度过那三天的?


记得1976年冬天吗?我们恋爱后第一次结伴回沪探亲,火车上你的老毛病――胃疼又犯了,我狠狠心,到大连买了二等舱。房间在甲板上,窗户明亮。尽管是四人客舱,但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最豪华的旅行了。


上船前,我们把行李交给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妇女看管,然后坐三轮车去大连街头。那天风大,吹起你的头发,你仰着头看我,一脸的幸福。


第二天,船入深海,风至七级,摆在走廊里的桶撞得叮咚响。我等晕船的你睡着了,便一人来到摇晃的甲板上。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浪花激打,船尾翻起泡沫的海面上,有三四条黑色的大鱼,跃出海面,此起彼伏地在追逐。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赶紧回舱叫你一同来到甲板。


鱼儿却不见了踪影,你说我骗你,因晕船而无精打采的眼神里带着一点儿埋怨。


你回上海的一个月里,我只收到你一封信,是不是因为我劝你回上海而埋怨我呢?


 


618就要初考了,只考语文、政治、历史,问题不大。


720的统考是十分关键的。


现在知青点搞病退的人不少,但好多人的材料都被县里压着,说是要拖到6月份再发出去,不知道有些什么名堂?


你的病退有什么进展吗?望告诉我。


                                                       1978年5月28



 


信收到了,前两天我等信等得心烦,就又写了一封信,收到你的信后,发觉竟然是和你这封信同一天写的。不知收到没有?


今年,这儿的布谷鸟叫得特别迟,好像它不太愿意过早地勾起我对你的思念。


这两天它终于叫了。那“好苦——好苦——”的声音,叫人听了有些伤感。


 


我们第一次坐在江边,有点激动又有些拘束。


愣了半天,我开口问你:“假如哪一天我被关在了监狱,你还会跟我吗?”


我不知为什么会问你这样的问题。是因为自己的父母被造反派拘禁隔离过?还是因为我自己也蹲过县公安局的笆篱子?


我对爱情的要求只有一条:忠诚。


你回答说:“会的。”


我点点头说:“那好,我们处朋友吧。”


那是快两年前的事了,怪怪的开头。


 


从那以后,我们从不知谈什么好,到慢慢地坦露内心世界,从不敢相互对视,到互相凝望,直到在1976年冬回到上海,在家庭反对的压力下,在想到有可能无奈分手的痛苦中,我们才有了第一次的握手,第一次的偎依……虽然比别人的恋爱过程要曲折,但每一个曲折,都像一朵朵美丽的彩霞,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布谷鸟儿的叫苦声,根本无法排解我心中的烦恼。


好在近日来想了个主意,弄来鱼杆,每天上江边钓半小时鱼,一来可以静静心,二来也可以改善一下伙食。


初考在即,已经接受报名,我拍了报名照,要630日取。


                                                      1978年6月3


 

布谷鸟叫·高考病退两地书(二)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布谷鸟叫·高考病退两地书(二)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引自七里夫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