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有个修晓林  

2013-10-25 12:06:07|  分类: 知青杰出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有个修晓林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上海有个修晓林

冯苓植

 是该说说这位上海的资深文学编辑了……
  一直以来我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似乎真正认识一座城市,是从认识一些朋友开始的。
  自打童年时随祖父从北京来到内蒙古,大半生便生活在茫茫的戈壁荒漠草原。每当提及大上海,眼前仿佛只浮现出一片大漠中那特有的海市蜃楼景象。迷幻、诱人,但又可望而不可及。而我这个年轻幼稚的文学追梦人却试探着向上海的文学刊物投稿了。这在当时曾被文友们看做不知天高地厚,有人竟讽喻为在滔滔的黄河水中投放一粒粒沙子------
  望着死一般寂静的沙海,我自己也渐渐绝望了。谁曾料想到,没有一个亲人、朋友甚至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的上海,竟意外地(!)有了回音。这简直是个天大的奇迹!那些为了文学事业奉献的刊物编辑们,在成千上万的稿件中给予了我扶持和关注:从《儿童时代》到《少年文艺》,从《上海文学》到当时文学青年心目中的"圣殿"--《收获》。
  我从他们身上开始认识上海了。我感到了这座世界闻名的东方大都会的文化素质之高、社会风气之正。改革开放之后,我遥不可及的梦更进一步变成了现实:著名的文学老前辈左泥先生把我引进上海,使我有机会结识了一批大师级的文学编审如江曾培、李小林等等
……是他们使我对文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使我对上海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上海,这座有上等的文学品位却不骄矜,对一切鲜活事物有海纳百川气魄的国际大都市,有一条绍兴路,这里有一位将那些大师级的文学编辑精神传承下来并发扬光大的编辑修晓林。他在文学编辑的岗位上工作了25年,沉默而活跃,成熟又年轻。
  我是在二十多年前首次到访上海期间,在《小说界》编辑部认识年轻编辑修晓林的。文学老前辈左泥先生因为对修晓林编辑品质的认可而良苦用心地为我作了如此安排,我却首先被修晓林的英俊阳刚惊服了:天哪!那个英俊儒雅的朱时茂,什么时候改行当了文学编辑?(朱时茂主演的电影《牧马人》当时正在热映)。细看,外形酷似的两个男人,从目光中传达出来的内蕴却很不同:朱时茂更多的是"",而修晓林呢,却更多的是""。我不禁有点为这家杂志社担心--这样一个又聪睿又英俊的男编辑出去组稿,说不定会在女作者间闹出什么绯闻?但相处久了,我却发现他却一直白白浪费着他那特有的"男性魅力"。空有北方汉子的外貌,却仍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男人"。工作兢兢业业、行为谨谨慎慎、谈吐文文雅雅、对女性更是恭恭敬敬。白长了一副阳刚之相,却未曾充分"施展和利用"。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不久前才从版纳胶林农场返城的上海知青,已有了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他不仅珍惜这个家,而且正如饥似渴地向同行的前辈们学习着当好一个文学编辑。他的父亲母亲都是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前辈,家学积淀极深--他舍"阳刚之相"用于扎实文学功底和编辑业务的修炼,也就不足为怪了。
  随后,便是我和修晓林十几年的倾心相处。他是我几部中篇和长篇小说的责任编辑,那部长篇《出浴》还获得"上海市中长篇小说大奖"的奖项呢。多少年了,他仍保持着"上海男人"的种种特点,仍在继续枉担着朱时茂的虚名:思维缜密得有点让人受不了,仁恭礼法得也让人有点感到拘束。真挚,诚厚,还有一点别具一格的幽默感。总之,你会觉得修晓林似乎除了编辑业务就再也说不出什么有趣的话题儿。但我很快发现,修晓林在作家群里竟有着很高的声望。不少作家都愿把自己刚完成的长篇小说和纪实文学作品交给他,还说修晓林"让人放心",虽然没戴眼镜却"眼力不错""晓林的职业精神,组稿经验,判断、鉴识作品的能力,都是一流的。"事实也果真如此,我就曾亲耳听到过一些著名作家和评论家,如陈建功、彭荆风、邓刚、张昆华、雷达等提到他,把修晓林称为"上海哥们",而且对他的编辑功力颇为欣赏。
  只是,编辑太敬业了,作家是会跟着"深受其苦"的:我的长篇小说《出浴》早就和他逐字逐句的相商完成了,他却又对那些分量颇重的澡堂子的行业术语不放心,楞是不远千里直追我到呼和浩特。直到我为他请来一位毕生在当地澡堂子服务的盲人按摩师,一一确认了这些专业术语,他才算放心。我说我烦透了,这不是对哥们弟兄的不信任吗?但这位"阿拉上海人"却彬彬有礼地回答说:"要对读者负责,要对出版社负责!"听听!言下之意似在说明他身为上海人,他就得为上海的名声负责。"义不容辞"得实在可以。
  最让我倾服的是他对作家的新著,竟然比作家本人还操心。我的长篇历史小说《忽必烈大帝与察苾皇后》刚启动时,修晓林便跟我忙乎上了。不但读《元史》等中外史籍比我还上心,而且还和我一起遍游了成吉思汗的发祥地--如今呼伦贝尔大草原一带地区。采访从海拉尔开始,直到穿越茫茫的大兴岭森林,又来到中俄的界河旁边,当他有了真切的灵感和慨悟后,望着滔滔的河水向我严肃地提出了要求:"这本书,要以治学的精神和喜闻乐见的读者要求,做到学术性与可读性并重。"不讲一点"哥们情面"!却使我对这个"上海男人"更加刮目相看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修晓林竟从古籍《至正直记》中查出元人孔齐的一句话:"世祖(即忽必烈)能大一统天下者,用真儒也。"当他告诉我这句话时,我霎地便找到了我思考多年的这部小说的""!找到了那条"穿珠之线"!正是有了修晓林的宝贵提示,我终于开始创作"从草原汗国到大元王朝之风风雨雨"了。从此,我始信:一部好的作品绝不仅仅是作家的创作,那里面有一个好编辑太多的心血!那是作家和编辑共同的创造!可是,成书之后,得到鲜花和掌声的,都是我们,像修晓林这样敬业、博学、认真、奉献的资深好编辑,却仍是默默无闻。让我想不到的,是他倒从来不这样思考问题,他对当好一个编辑从来无怨无悔,让我在跟他很哥们地随意聊天的时候,心里常常泛起无声的感动。
  只不该他那天生的帅气还是为他招来了祸
……
  那是在乌兰布和大沙漠旁的一座城市里,在一座明净的宾馆里,他和上海出版界的一位老前辈同住在一个房间里。草原上热爱文学的青年人可真不少,很快就被这两位来自远方的客人吸引了。大多是前来求教或投稿的,但其中有一位蒙古族女孩子一见修晓林便似对文学再不感兴趣了。情炙如火,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只顾了盯着这位帅气的上海爷们。事情发展到第二天晚上,这位蒙古族女孩子在酒宴后竟要把那位老前辈客气地撵出去。这时,修晓林那"上海男人"的弱点便又表露无遗了。不但手脚失措地连声说:"只谈文学!只谈文学!"而且还慌乱地把人家推出屋外要和人家"讲讲清楚!"这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后来还多亏了我"奋不顾身"才将他"解救"回来。但我也就遭受到那女孩子娇嗔而又愤怒的斥责:"你是个坏老头!"事后我对修晓林"多事"便难免有些埋怨,谁料修晓林竟较真地回答道:"阿拉上海人,这种事情是必须讲讲清楚的!"
  听听,这位资深编辑珍惜上海的荣誉就像鸟儿珍惜自己羽毛似的!
  上海人啊上海人
……

   (作者系中国作协全委会名誉委员,曾任内蒙古作协副主席)

来源:上海知青网

1人物简介

修晓林,男, 1950年生,汉族,上海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1968年参加工作,历任云南省农垦总局勐捧农场连队指导员、学校教导主任、宣传干事,上海文艺出版社文学一室、《小说界》编辑部编辑。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散文《胶林行》、《弄岛的早市》、《我是一座冰山》、《难忘版纳》、《闪亮的胶刀》、《生死相依乒乓缘》,中短篇法制小说集《与死囚的对话》,报告文学《壮士自有铮铮铁骨》、《高原上强劲的风》,中篇小说《神秘的“087”》、《七色音符》,短篇小说《带红斑的鳕鱼》、《走进日光》,文艺评论《人生的苦难和人格的力量》、《误入歧途者的悲歌》、《胆识双全见新奇》、《人性善恶的冲突》、《与共和国同龄的作家》、《陈村如是说》,编辑出版长篇小说《从复旦到北影》、《荒漠之吻》、《曲里拐弯》、《上下都很平坦》、《四牌楼》、《儿女情长》、《鲜花和》、《清末名妓赛金花传》、《无言的圣莽山》、《黄昏的美国梦》、《纽约屋檐下》、《证词》、《邓刚幽默》、《夏衍七十年文选》、《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卷(1949-1979)》、《上海五十年文学创作丛书·小说卷》等。

————引自百度百科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