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北风那个吹  

2014-12-17 14:01:12|  分类: 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逊克知青《北风那个吹》

 

                                   北风那个吹

曹建昌

一、羊被狼咬死了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和我住在一起,村西边大队部的无保户王大爷去世一个多月了。少了一个唠嗑的人,少了一个解闷的大爷。

上个月大队评工分,说我个子矮小,体力单薄,啥也不能干,结果评的工分比女的还低。心里很郁闷,闷闷不乐。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严冬来临,每天白天,到村西头,给露天栅栏里的羊加草喂料,晚饭后,再去村东头,给屋内的蜜蜂加温。然后再回到村西头,将羊关入屋内羊圈里,防止夜晚被狼咬吃。完事后就倒床睡觉了。每天就是重复这枯燥乏味的生活。

这一天,天昏昏沉沉,鹅毛大雪整整下了一天,北风那个也整整吹了一天。

和往常一样,食堂吃完饭后,天黑了,我兜里装了一瓶白酒,拿了三只土豆,出门去给蜜蜂加温。

鹅毛大雪仍然在漫天飞,北风依旧那个呼呼地吹刮,皑皑白雪好像要把整个大地淹盖,呼呼北风好像要把大地吹平。

我紧裹着棉大衣,棉帽把脸紧紧抱住,只露出一对眼睛。天好冷啊!我一步一步踏着雪,伴随着嘎叽!嘎叽!踏雪声,朝村西头走去……。

大街上死气沉沉,只有我一个人孤身独行着,街两旁屋窗内昏暗的灯光,帮我辨明了行走的方向。

时而,能看到每个窗内人影的晃动。像是打牌、像是喝酒、像是恋爱……。

不一会,走过留下的脚印又被大雪盖平。

进了放养蜜蜂过冬的屋里,给灶锅点火加热,铁锅是干烧着的。

我在等候温度上升,等到上升为零度左右……空虚、无聊、孤独席卷而至。我将土豆放在灶灰里烘烤。过一会,我拿出白酒,啃着土豆,独自一人优哉游哉地喝了起来……

铁锅慢慢地热红了,外屋暖和了。热气渐渐地散发传到里屋炕上的峰箱。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温度计的水银柱稳定在零度。也不知现在是几点了,我又紧了紧衣帽,又要返回村西头了。

大雪仍然在漫天飞舞着,北风依旧呼呼地吹着……大街两旁屋内的灯熄灭了不少。晃动的人影也少了……

北风吹进了我的衣帽,天变得更冷了。走着……走着……,我头脑昏晕起了……,晃悠悠地走着……,走着……。也不知怎么走回大队部。棉衣棉裤一脱,倒炕就呼呼地睡着了……。

突然!一阵咚!咚!咚!……仓促的敲门声,将我从酣睡中惊醒。“小羊倌!小羊倌!快起来!羊被张三咬死了。”对街葛大爷在门外呼叫我。

我还沉浸在熟睡的朦胧中。“羊被张三咬死了!”,一下子驱散了朦胧的睡意。我急急忙忙地穿上衣裤,到处找帽子和手套,帽子、手套也不知扔在哪里。

我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到了羊圈,我愣住了……

七只绵羊倒在地上,喉管的血已被冻固了。羊也冻僵硬了……“糟了!昨晚忘了将养赶入屋内羊圈!”。

没有遭到劫难的羊,听到奔跑的声音,“咩!咩……”叫呼着。看到我的到来,所有的羊都“咩!咩!……”不停地凄惨叫了起来。好像向我倾诉劫难的恐惧……,而我听上,去却一片羊群的责骂声……

望着东倒西歪的死羊:“我一年辛勤的成果付之东流了……,这可怎么办啊!”我愣在羊圈里。脑海里在想:“村委会体谅我人小,干不动体力活,照顾我,让我养蜂、放羊”。我时常提醒自己:“我一定要好好地完成村委会交给我的任务,让那些瞧不起我,嫌我体力小,说啥我也不能干的人看看,我这个“小人”还是有本事的。评工分总能不低于女人吧!”

原来起初只有13只羊,渐渐地发展到24只。蜜蜂由原来6箱发展到28箱。为了养好蜜蜂和羊群,显示自己也有一技之长,我整整三年没回上海。一个人脱群,默默地干着。乡亲们很少知道我的姓名,只知道“小羊倌”。

我独自孤零零地站立在羊圈里,北风夹着雪花,还在呼呼地吹……内心无比的非常惆怅、无助、略有恐慌……

“金训华,为救集体的财产,献出了年轻宝贵的青春!社会主义仍然存在阶级斗争!我要努力成为知青楷模!我需要优良业绩,而为我上大学积累资本!工作组怎样对我处理?队委会会怎样看待我!我要上大学的梦可能要破碎了……,体弱无能的我怎么生存下去啊……!”

想着想着……我黯然泪下……!

我急匆匆地找到了村书记葛鹏义,他安慰我:“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以粮纲领,多种经营。三合大队只要多打粮献给国家就可以了。不要怕!”。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我又去找邵队长。“以粮纲领为主,多种经营为辅,不要担心”,他和蔼地说:“以后,可要多注意了,为自己创造个好名誉,对你上大学有利”。

我又将此事向苏队长汇报了。“找过老葛,老邵了吗?他们咋说?”……“不要担心多想,咱们超产完成公粮,什么事也就也没了,有啥事,队里帮你担着”。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我心平安了许多。我有去找了知青丁志娟,她是大队副书记,和我关系也很好。“咋办?能有咋办?到时再说吧!不要胡思乱想啊……,”她诚恳安慰我:“你就会想胡思瞎想,脑子里想的太多!我知道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我心开朗了,我坚信她会全力以赴帮我处理好整件事。我当时从内心里很感激她……!因为她知道我所有的心想。

最后,我又去找工作组组长小白。他的话又一次使我毛骨悚然,忐忑不安:“你是怎么搞的?羊是集体的财产,……!阶级斗争为纲,……!思想觉悟有问题,……!栅栏确定不是有人故意破坏吗?……”。我的心被他训斥的语言又翻江倒海了……。“回去写份详细检讨,从思想上、世界观上、路线上。爱护、保护集体财产,主观意识上好好想想,写完后,大队部开会评审一次,回去写吧!早些交来!”。

我回到屋里,在昏暗的灯光下,伏案哗啦啦地写着……不知写了多少页……,也不知写到什么时间……。

门外,北风还在那个吹吹……,雪花还在那个飘飘……。

第二天,将检讨报告交给了工作组组长小白……。报告我自己也没复读检查过。

             二、吃羊肉

过了一天,大队部决定,将死羊全村家家户户都分了。 我在想:“七只羊,按规定还需上交一半给供销社,怎么够分呢?”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苏队长告诉我说:“我们没有违反上级指示,因为这些羊不是大队宰杀的,是张三咬死的,张三咬死的羊是不能上交的,咬死的羊可能存有病毒,危害别人身体健康”。他眯着小眼,笑嘻嘻地说:“快到年末了,也得改善改善一下伙食吗,给你们知青食堂送去半只羊”。

那一年(1972年)11月末,知青食堂迎来了久违的喜庆。每个人脸上都充满笑容。“今天怎么会吃羊肉?哪来的羊肉?队里怎么会宰羊?”,丁志娟说:“吃肉就吃肉吧!不要问那么多!”。

食堂伙夫扯着大嗓门:“排好队,不要挤!每人都有!”,“酒自己买,”

“不能添加,就怎么些,”,“不过瘾也就怎么些”,“叫你们不要打听为啥吃羊非要打听!不要打听!”,“喝!喝!酒不够再买”,“肉不够没办法,不要挟我碗里的肉!”……简直就是过年了!

北风那个吹吹,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看到知青们那个高兴劲,我的忧虑一扫而光,好像做了一件大好事一般的喜气,也沉浸在狂欢喝酒欢乐中……。

酒喝的很晚才结束,女知青们都陆陆续续离去了,男知青们酒瘾还在延续……,碗里的肉早早就光盘了。但融融欢乐的喜气还没有散去……。

我担心自己忍不住忧虑和酒后失言而泄露内情,提前离开了食堂。倪明芝从后面刚上来,红彤彤脸上挂着咪笑说:“曹建昌,谢谢你!”。我会意地笑笑……。 

                          北风那个吹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工作组小白也喝得差不多了,“小羊倌!”,我停下脚步,“栅栏不是有人破坏吧?报告我看过了,写得很深刻!我也没有给队委看,把栅栏修理修理,以后别让狼再让狼咬死羊!”,“上海知青烧的羊肉确实很好吃!”。

我心里默默念叨着:“还好,没多少人知道事情真相。是我的过错,是我的过错,是我把集体羊冻死了……”。我心里内疚了一阵……。

“北风那个吹吹,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我哼着小曲,向村西头蜂屋走去……。

写于20141214

 

         作者为原逊河公社三合大队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