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从知青过年聊起  

2014-02-19 12:23:09|  分类: 方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知青过年聊起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八项规定以来,机关单位也没了过年的气氛与愉悦,省心省力不少。我一年的活基本干完,坐在电脑前喝喝铁观音,漫无目的地浏览网络新闻八卦,没有一丝兴奋点。脑子可没闲着,无轨电车瞎开八开,开到了在黑龙江插队过年的节点上。

扳扳手指头数了一下,连头带尾下乡8年,在黑龙江农村过年只有两次。第一次过年是1970年的二月初,下乡插队才二个半月,每天发糕、窝窝头、土豆吃得饭量大长,虽然经常能吃上队里溺死的小牛犊肉和冻病死的鹿肉,肚里还是没有油水,特别馋肉,就等着过年吃肉能吃撑。

第一次过年的年夜饭食堂没有摆桌吃,只是做了几个肉菜随便打(平时是一人一份),没有喝酒。那时我和建伟、长征等8人住在东马号,大部分知青住在北知青宿舍,晚上二排知青宿舍开始男女嚎哭二重唱,而且是二个声部的,抑扬顿挫,彼此起伏,高潮迭起。第一次远离亲人,孤孤单单,麻麻木木,没有一点过年喜庆的气氛,我没有一丝笑容,更没有一滴眼泪,只有淡淡的忧伤。

那时永铭跟老郭干活,关系处得很好,过年间我和永铭、长征在老郭家吃了一顿像样的饭菜,而且喝了几盅酒。记得有肉丝拉皮、木耳炒肉、炸土豆条、溜肉段等,还有上海人喜欢的大米饭。真正的东北大米,晶莹剔透,糯糯的,好吃。头一次吃拌白糖的炸土豆条,切得很细,炸得很透,焦黄,吃得很香,感到很温暖。我们村里都是山东人,受孔孟之道影响较深,女人不能上桌,老郭的妻子和女儿在外屋的小桌上吃,我们叫也绝不进屋,看来农村生男生女差别很大。

第二次过年是在1973年的二月初,那年队里的知青基本都回上海去了,北宿舍就剩下我和宏顺、龙玉、二毛四人,真可谓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总共才十来个人。知青食堂年夜饭的厨师是小梁和龙根,大家一起帮忙包包饺子,打个下手。食堂8人一桌摆了二桌,做了十几个菜,气氛总是热闹不起来,毕竟已经在黑龙江下乡插队五个年头了。知青有喝酒喝得泪涟涟的,没完没了诉说同一件事,主要是想到了伤心事,而且是感情事。宏顺好酒量,一瓶白酒能吹喇叭,老乡见了都怵。他说看喝酒醉不醉,站直头朝下,一手绕着拽住耳朵,一手伸直,手指指向二脚中间,顺三圈,逆三圈后站住就不算醉。结果他才顺着转了二圈,一头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记得初一到初三就是吃剩菜和冻饺子,完了就躺在炕上数房笆,想亲人,等下顿。像龙玉等几个有恋人的当然是甜甜蜜蜜谈恋情了,相对心情比我们愉悦幸福很多。

龙根厨艺不错,记得有一个东北菜叫蛋松,就是把鸡蛋打匀从笊篱成丝状漏到热油锅里,瞬间发泡成肉松状,拌上东北绵白糖,好吃,特别香甜可口。龙根心灵手巧,自己做过当年上海流行老虎脚爪的夜壶箱(床头柜)。他做的面碎很好吃,类似上海的面疙瘩,我现在家中偶尔也做做,呼噜呼噜吃在肚里很舒服。

如今过年很省心,也不用准备什么,平时吃什么过年就吃什么。主要有七天假期,亲朋好友聚聚,旅游走走看看,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最好静下心来总结一下,展望一下未来,来年好好工作学习,锻炼身体,活到老,学到老吗。

 

————引自maoyaning的博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