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我做乡村医生的起点  

2017-09-07 11:1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望见北山《我做乡村医生的起点》

我的黑龙江之行以逊克县逊河镇为目的地,四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开始了医生的职业生涯。尽管后来我改行了,但是初心未改,对医学的热爱,对医护同仁的理解依然如故。

一路向北,向北!进入了风景如画的小兴安岭。这张拍虚了的照片美成了油画。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远处的尖顶建筑,让我恍惚中是在欧洲旅行。走到近处才看清不是教堂而是中石油的加油站。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栅栏那边的金黄色,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这里的冬小麦要到七月末才收割。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辰清,勾起了尘封的记忆。从前这里是边境检查站,没有边防证的人是不能通过的。我们选择从辰清而不是孙吴下高速,仅仅是因为我对辰清的那份特殊记忆。后来证明是路线的错误,走了不少冤枉道。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进入小兴安岭林区后,道路一直这么干净,而且没车。开车的小伙子说这是“乡道”。蜿蜒乡道都是水泥铺的,特别干净,只有我们的车行驶在蓝天绿海里,非常美!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四十二年前我毕业分配去逊克报到,先坐站站停的火车到龙镇,住了一夜大车店,第二天一早坐长途大巴,在坑洼不平的沙土路上颠簸了几乎一整天,才到逊克县城。如今的乡道都这么平展。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密不透风的杉树。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老同学、克东县医院院长赵英派这对小夫妻开车送我们,女孩是舞蹈老师,艺术范儿自然显现。看上去他们多年轻哇!可人家自己说都是快四十的人啦!孩子都上小学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蓝天下云卷云舒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在行走的车里,我用手机拍下路边的民居,每一栋房屋都觉着亲切,虽然并不是从前的模样。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中国东北边陲的村庄。墙壁很厚的独栋房屋、木樟子、菜园子、柈子垛,敞开的生活方式,和内地一家一院,只见院墙不见人家,从根上就不一样。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们在辰清下高速,早了,应该在孙吴下。结果因为去逊河镇的路阻断大修,司机在导航的误导下,在小兴安岭的森林里转来转去,找不到北。终于到了一个人烟稠密的地方。第一次问路,说必须路过逊克农场三分场,再如何如何才能到逊河镇。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路过逊克农场。

我以前只听说过逊克有军马场。有一天我在病房值夜班,午夜已过,门诊的值班大夫、中医李德军跑过来告诉我,才刚呼呼啦啦来了一帮鄂伦春人,哥俩喝酒喝多了,弟弟用刀把哥哥的肝捅裂了,血里呼啦的咱俩哪弄得了?我叫他们直接拉军马场(医院)了!没错儿,我俩是弄不了。

那时,我们虽然只是公社一级的卫生院,但送来的肝昏迷、出血热、脑中风、肺心病风心病合并心衰、急性肺水肿、尿毒症、产褥热以及各种结核病等等危重病、疑难病都是很少转院的,一是我们的医护人员都是文革前的大中专毕业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二是交通不便,没有救护车,靠拖拉机、马车把患者拉到百公里外的县医院,病人八成得死在半道。家属都心里明镜似的,我们是他们生命最依靠的守护者。那时哪里有什么辅助的诊疗手段啊?一切全凭临床经验和医生的责任心。而医学本身就是一门经验科学。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逊克农场的场部。安静的小镇,悠闲的生活。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边疆的村庄。为什么村里的房子都一样?司机小王的太太,年轻的舞蹈老师介绍说,您一路看见村里的房子是不是漂亮了?这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要求,房顶都要刷成红色或蓝色,村里各家各户的樟子(栅栏)也是公家(村里)统一出钱。我想起5月去捷克旅行,任何一个小城镇,房子都美的精致,导游说政府规定他们的民居每三年必须粉刷一次,房屋出租以前也必须粉刷一新,违者课以重罚。看来强制是必要的。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再次问路。答:从这个屯子里穿过去,捡直走,坐船过河,就是逊河镇。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终于看见船了,不是摆渡,而是用几只大船在河流最窄处做临时浮桥。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就是逊别拉河,简称逊河。四十年前我的年轻丈夫一休班就来逊河"趟鱼"。手上拉一块一米宽若干米长的尼龙挂网在河水里走,挂网在河里沿水流撒开,半天能挂一大盆鱼。大部分是细麟,也有鲶鱼、狗鱼、鲫鱼。都是野生的。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四十年是我们人生的大半,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悲欢离合,如同过眼云烟,而逊河依旧浩荡,若在内地早干涸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路过松树沟乡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终于到了!逊河镇。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训华街。谁还记得上海知青金*训*华?1969年他为抢救被洪水冲走的木材,自己也被湍急的洪水冲走?边疆人民记得他。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逊河镇是除了县城"奇克镇"的第二大镇,街道整齐,盖了居民楼。我记忆里的狭窄土路和路两边的土房也不见了。

逊河镇一村卫生所——从前叫一大队红医站,有个男卫生员叫小孔,比我大几岁。有一次我在门诊值班,他来叫出诊,说“老崔头”不行了,快去看看吧。我背着药箱和他走在楼前的这条路上,初冬的雪已经覆盖了土路,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一直走到村子的尽头才到老崔头的家。撩起棉门帘,进到黑黢黢的屋里,什么也看不清。八十挂零的老崔头躺在里屋炕上,既不哼哼也不动弹,我心里直发毛。硬着头皮给他听了听心肺,心衰了。告诉小孔说先给他静脉推一支毒毛K吧!一天两次,再给吃两天双氢克尿噻利利尿。我心想这老头肯定过不去这个冬天了。第二年夏天碰见来医院买药的小孔,我随便问了一句老崔头,他说前几天上山了,采木耳去了。边疆老百姓的命真是抗造!

忽然想起小孔,我问“一村卫生所”门口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认不认得一位姓孔的卫生员?相貌挺好的,男的。他说,没错长得挺俊的,咋不认得?早死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煤是这里的稀缺燃料。平房还烧木绊子,都是不成材的一些树种譬如桦树,是可以砍伐的。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在小饭馆吃饭时认识的医院护士崔女士主动带路。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栋房子就是以前医院的住院部,是日*据时代日本人盖的。房子坐落在很高的石砌地基上,里面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尽头是一个大套间。尽管红砖外墙被刷成了白色,外面还搭了棚子,房子显得矮矬丑陋,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于是,往事突然在心里翻浆,排山倒海般涌来。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这是我当年脱离“知青”身份,成为“国家*干部”的地方。在文革前毕业于医学院校、分配到这里的前辈们的帮助下,我迅速成为一个边疆的全科医生。在这个盛夏,我来到逊河,就是想向他们当面说一声谢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到了!我千里迢迢从北京寻到这里,看到卫生院还在,就像遇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进门右手第一间还是护士站。我想起当年的一个早晨。我刚上班,就抬来一个喝敌敌畏的年轻妇女,瞳孔像针尖儿大小,满嘴冒白沫。护士出身的牙科刘大夫和老护士丽贤大姐立即按我的医嘱配备高锰酸钾溶液实施洗胃,然后肌注阿托品,静注氯磷定。是两口子打架酿的悲剧,丈夫当着自己亲妈的面扇了媳妇耳光。她是我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第一位患者。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病房,如今条件好了,患者却稀罕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医院冬季取暖不靠烧火墙了。锅炉的烟囱真不小。当全国各地冬季取暖改用天然气时,这里能烧煤就不错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医院后面这栋砖房就是我的故居啦,它还在,一栋八间房,均分给四户人家。也是日本*人百年前盖的,红砖房刷成了白色。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把头的两间就是我在黑龙江畔的家。那时以为我这辈子回不了北京了。原来我的背影如此沧桑!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站在自家门口,一切恍如昨天。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住在我家的是一对从海伦迁来的中年夫妇,他们的独生女儿在广州。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灶台还在原地。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没错!那块红色木板地砖下是菜窖。我清楚记得当年我年轻的丈夫怎样一锹一锹地在地当间挖出一个一人多深的正方形大坑。这里漫长的冬季什么都不能放在屋外。木板下是菜窖,我清楚记得当年我年轻的丈夫怎样一锹一锹地在地当间挖出一个一人多深的坑。这里漫长的冬季什么都不能放在屋外。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家的菜园子。男主人正在收拾,我说你种的什么呀这么密?他说是谷子。简直是密不透风。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还是我家菜园子。我说木樟子外面有一口井,当时我们刚来,屋里没有打“压井”就吃那口井的水呀。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他说早给填了。现在他们吃的也不是自来水,是在屋里打的井,用电抽的地下水。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我家后门。几米外是猪圈。在边疆过日子,什么都要自己解决。供销社除了按月供应公职人员定量的白面、小米、苞米碴子和每人每月二两的食用油,其他副食一概没有。我们不种菜就没有菜吃不养猪就没有肉吃。养猪又不得要领,别人家40斤买的猪崽养到年根就有200斤,我们买来的猪崽95斤,养了七八个月才长到140斤。别人喂豆饼我们也喂豆饼,别人喂野菜我们也喂野菜。为了挖到足够吃的野菜,我们两口子常常顾不上吃午饭就跑到附近的庄稼地里薅野菜。就这样精心地伺候那只半大的猪它还拿捏着不肯长,经常窜稀,瘦骨伶仃,痢特灵没少吃心里不定多恨我们哪!待到迎来了年根杀猪那一天,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医院的老同志夏会计主持,让我的年轻丈夫把下水、排骨、猪头等都拿到园子里冻一下,他雷厉风行立即执行,还用大铝盆扣着。估计冻实了出去一看,倒扣的大盆周围布满了梅花小脚印,掀起盆来,空空如也!这个村里的狗真真是厉害!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蓝色小房是厕所。四十年前,我们的公共卫生防疫工作之一就是强迫家家户户消灭露天厕所,建这种简易的封闭厕所。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邻居们,别来无恙?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院里的渔网,是一米宽的挂网,网上还有一条 干鱼。几十年过去了,逊别拉河还有"细麟"吗?答有的,就是少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谷院长家。他们早迁居广东了,宽敞的大仓房还在。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红色屋脊是医院张院长家,他1956年随建筑工人从哈尔滨附近来到这里,组建了卫生所,即后来的逊河公社中心卫生院。听说他的老伴、口腔科刘大夫已经过世,张院长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住在县城里。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从前是大家的自留地。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当地人的住宅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镇中心学校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幼儿园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从前的照相馆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从崔护士口中得知,那个年代的同事调走的调走,过世的过世,我能见到的人已寥寥无几了。她和先生开车给我们带路,前往逊克县城奇克镇。或许我此行只能见到张院长一个人了。

路况奇好,四十分钟后,我们到达县城奇克镇。崔护士把我和我的同伴带到县里最好的酒店。

夜色中的黑龙江。

往事排山倒海般涌来(黑龙江之行6) - 望见北山 - 望见北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