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加强联系 促进交流 增进友谊 共享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曾经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下乡的插友,我们一直纠结着那块留驻人生最宝贵年华的土地,我们非常珍视那个年月彼此间结下的真挚友谊。如今,行将进入老年时代的我们,共同相聚在这里,期望能很好延续黑土地上的那份深情和厚谊,共同迎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网易考拉推荐

送顺庆兄  

2017-10-17 15:0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黄山黄河《送顺庆兄》
送顺庆兄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得知顺庆兄不幸罹难的噩耗后的那些天来,顺庆兄的身影不时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尤其是47年前在三线受伤后得到顺庆兄悉心照顾的一个个瞬间。我清悉地记得,受伤当晚遇到被大雨浇得宿舍内没有一块干地方、以致忍着伤痛苦苦熬到天亮的窘境时,是顺庆把我接到了他未遭雨淋的宿舍并安置在他铺位上躺下的情景;我还记得,当把我抬上担架准备穿越深山送往县城时,是顺庆替我掖紧被子以免在气温很低的山林中受凉;我不会忘记,为早点到达县城送行者不得不冒险将担架抬上装满圆木的拖拉机挂车后,忍着颠簸、始终离我最近且紧紧拽着担架并尽可能为我挡风遮雨的是顺庆;我更不会忘记,顺庆精心悉心服侍并陪伴我的那些日子,以及把我送上哈尔滨至上海的列车时,与我依依惜别的那一刻┅┅

我在惊愕身体也算强健的顺庆兄过早离世的同时,也非常遗憾我未能与顺庆兄静下心来好好聚聚和叙叙,因为我还有一些有关当年三线建设时的问题需要向他请教,然这一切都随着他的离去而无法再解以致成为终生的遗憾!

近日,新立知青群中,怀念突遇车祸骤然离世的顺庆兄,并筹办好与他作最后告别一事,自然成了最大的主题,大家也纷纷表达了前往松江为他送别的意愿。

10月15日,天空阴沉,秋雨绵绵,恶劣的气候没能阻挡住新立知青前往松江为送插友兄弟远行的步伐。三十多位新立知青兄妹从上海和松江的各个角落起早出发,齐聚松江殡仪馆泰山厅送别曾经同甘苦共命运的知青挚友。

上午九时,泰山厅中,庄严肃穆,挽幛高悬,哀乐低回,啜泣阵阵,王顺庆的遗体安卧在洁白的鲜花丛中,顺庆兄的亲友和新立的插友强忍者悲痛与他作最后的诀别。

默哀礼毕,原新立大队主任、后曾任市教委副秘书长的林洵多,代表全体新立知青致悼词。

他说,王顺庆生于1953492017年10月4日中午,不幸遭遇车祸,经医生全力抢救无效,于当天18时38分与世长辞,终年64岁。

他还说,1969年11月,年仅十六岁的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赴黑龙江逊克县松树沟公社新立大队插队,1975年被抽调至松树沟公社粮库工作。1978返沪,先后在松江麻纺厂松江旅行社农工商旅行社等单位工作。

在农村插队期间,王顺庆努力适应环境变化,很快实现了从一名学生到各种农活都拿得起的知青的角色转换。1970年6月,他主动报名到生活和工作条件更为艰苦尚未开发的深山老林参加屯垦建设。4年后,他被抽调到公社的粮库工作。在黑土地的那些岁月中,他踏实做人、认真干活,诚恳待人,无论是开荒建房、大田干活,还是食堂做饭,或是粮库工作,他都不畏辛劳,勇挑重担,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

顺庆兄为人质朴坦诚,热心助人,凡是知青战友在劳动和生活中遇有困难时,他都会尽自己所能慷慨相助。在参加深山屯垦那年,为了照顾因公受伤的知青战友黄建强,他不怕脏、不怕累,悉心服侍和陪伴了一个多月,直至把他送上回沪治病的列车。他视战友为手足热心助人的优秀品质,受到了知青战友的由衷称赞。

林洵多说,回到上海后,王顺庆积极面对社会角色转换和社会转型带来的各种挑战,努力克服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无论是在麻纺厂工作期间,还是在企业转型的变革中,或是投身服务产业的发展,他都以积极的态度,努力把握人生中的一个个转机,敢于迎难而上化解了工作和现实生活中的一道道难关,成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顺庆兄在家是位好丈夫、好父亲、好祖父。夫人微敏身体不好,他毫无怨言地承担了繁重的家务,从不让微敏受累并努力创造条件让她安心养病。为了改善、提高家庭的饭菜质量,他细心研究菜谱并亲手烹饪,以自己的辛劳为家人奉上了一顿顿可口美味的饭菜。他和微敏精心养育儿子成才后,又竭尽全力把无私的爱给予了孙辈,用他的勤劳付出和挚爱营造了家庭的天伦之乐,每当说起孙女,我们总能见到他脸上露出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期待。

10月4日,本是家人团聚的中秋节,顺庆兄竟在那日突遇车祸不幸身亡,从此与家人阴阳两隔。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他,骤然离开了所有热爱他的亲人和昔日战友。作为曾经同饮一井水、共吃一锅饭的知青战友,我们为顺庆兄的过早离世而深感震惊、惋惜和悲痛。

林洵多最后说,在此送别顺庆兄弟之际,我们由衷地愿他一路走好,并希望微敏和家人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随后,王顺庆的儿子王荣无法抑制悲痛和伤感,在边泣边诉中致了答谢词。他首先代表母亲、代表全家,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来参加父亲的追悼会,感谢大家和他们一起向父亲作最后的告别。

尔后,王荣说,直到现在,我仍无法相信,十月四日上午我与父亲那匆匆一次相见,竟是我与父亲生前的最后一面,自此阴阳两界,天人永隔。那个用深深的父爱默默地支持我,鼓励我的人永远地离我而去了。

接着,王荣深情回忆了故去的父亲。他说,我印象中的父亲很平凡,却也很能干。他没有显赫的经历,却勤勤恳恳做好每一份工作,承担人生中每个阶段,每个角色所应担负的责任。

年少时,我总觉得父亲很严厉,待我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有了自己的女儿,我发现我竟也不自觉地一如父亲那般训斥和教导着孩子,也更深切地感受到父亲那深厚而沉重的爱。

我父亲在家中排行第二。据他自述,年少时家中贫寒,除学习外,他时常要帮忙分担家务。割草,喂养家畜,无所不做。青年时又遭遇“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运动,毅然踏上黑龙江那片土地。他在那里接受各种磨砺,却也收获了他的爱情和坚实的友谊。回沪后,父亲进入工厂工作。我印象中,父亲因为跑供销,常年在外,与家人相聚无多。后期因为产业调整,父亲又经历更换工作、我爷爷过世、失业、自己创业、打工等各种变故和困难。虽然艰辛,但父亲却从未在我面前流露出一丝倦意。至我成家,与父母分开居住,因我大伯父常年患病,我父亲便搬回旧居,照料奶奶。直到前几年,父亲刚退休,便遭遇我外祖母病重,我父亲又担负起照料我外祖母的职责,直到她离世。紧接着又遇我母亲罹患癌症,父亲奔前跑后,伴我母亲手术及康复治疗。及我母亲略有好转,奶奶又身体抱恙,他又兼负起照料奶奶的责任。

王荣深情地说,父亲一生劳苦,十月四日,本是中秋佳节,亲人团聚的日子,也是父亲享受天伦的时候,他却因为一场车祸,猝然离世,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父亲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宛若昨日。爸爸!我多么希望你能听见我的呼唤!虽然我嘴上不怎么说,但我一直以我有这样的父亲为荣,您就是我的榜样,是我最深爱的父亲!我一定谨记您平时对我的教诲,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接过您的担子,照顾好母亲,照顾好家庭。

他最后再次感谢各位领导、各位长辈和亲朋好友,爸爸插队的新立大队的叔叔阿姨和爸爸中山小学六六届五(3)班同学群的叔叔阿姨们。

我参加过许多追悼会,但我以为顺庆兄的追悼会最为悲伤、最为感人、也最为难忘。当我想到当年他照顾我的那些难忘场景、尤其是看到身体不好的微敏无限悲伤的状况,以及王荣无限深情泣诉父亲生前为家庭作出奉献的感人情节时,禁不住潸然泪下。

从王荣的倾诉中,我分明看到了顺庆和微敏所给予他的那份无私的爱的反馈,看到了当今许多年轻人所缺乏的对父母孝顺的那份由衷和真挚,这或许也是使我最为感动的地方。

那天令人感动的地方很多。王顺庆的小学同学俞国宪说,我之前也参加过一些人的追悼会。在看到那些朝夕相处的人走了,除了悲痛,悲伤之外,不外乎有一点对人生的顿悟。例如:该吃的吃,该玩的玩,人是空的呀等悟觉。这种消极遁世的悟道显有悖无产阶级人生观,但从社会现实来说,有其合理的一面。这次王同学追悼会回来,我倒没有产生上述顿悟,而是有了另一种悟觉,那就是知青的力量。
    我看到了王同学插队知青竟然代替王同学以前工作单位来作主悼词;我看到几十位新立老知青,两鬓斑白,携老扶残,冒着绵绵细雨从市区赶来向昔人的战友道别;我还看到五(3)同学群来了近二十位小学同学(其实都是老知青)向五十多年前的同窗好友告别;我更目染好几位五(3)班女同学或抽泣,或放声哭泣。所有这一切,显示了知青的团结和力量。

王顺庆的另一位同学胡佩俐说,昨天参加王顺庆的追悼会,看到那么多的知青朋友为他送行,那一张张刻着沧桑,突显着坚毅的脸,流着真诚酸痛的泪,着实让我感动,为知青群体保持胜似亲兄弟姐妹的情谊感动。什么叫生死兄弟,不离不弃,在这个时候才见分晓。为知青点赞!也愿我们这代知青各自多保重,自己疼爱自己。

为何知青群体能够保持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的情谊?为何大家能满怀深情送王顺庆远行?我想,正因为我们都是曾经共饮一井水,同吃一锅饭的兄妹,我们之间的感情,胜过有血缘的亲兄妹!今天,我们之所以有这么团结、友爱、互助的大家庭,无疑是当年大家在黑土地种下深厚友谊种子的结果。王顺庆就是其中的一位辛勤播种者,所以大家都很尊敬和喜爱他,在震惊地闻知他不幸罹难的噩耗后,为他送上最后一程,是大家发自肺腑的心愿!

斯人已去,音容犹在。我们会永远缅怀顺庆兄,但我们更希望微敏和家人早日走出悲伤,更好地保重自己,这才是告慰顺庆兄的最好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